网易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新闻 > 正文

江西icl手术副作用,江西icl手术后遗症,江西icl手术价格

2017-12-15 02:36:49 来源: 大河报(郑州)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撞宝马车留道歉信的新密学生找到啦!车主送万元助其学业)

郑州学生撞宝马车留道歉信 车主送万元助其学业



点击标题下方“少年商学院”关注

文丨Hanna Rosin

来源丨theatlantic.com

编译丨少年商学院新媒体部

褪色的塑料船笨重地横躺着,旁边是废弃的轮胎、掉漆的铁皮桶、缺了一个角的椅子……再走过去,是一张脏兮兮的床垫。

我五岁大的儿子Gideon站在我旁边,看着这幅景象,禁不住问我,“妈妈,这是个垃圾场么?”

我回答他,“不完全是。”虽然这个地方的设计灵感的确来源于垃圾场,但它实际上是个游乐场。

这个游乐场,名叫“土地游乐场”,是位于北威尔士住房发展区远处一个安静的,占地接近一英亩的游乐场。设计者是英国的Lady Marjory Allen,她也是一名景观设计师和儿童设计的倡导者。

(土地游乐场设计师Lady Marjory Allen)

这个游乐场刚建起来两年,看起来却像已经建了好几十年了。地面上满是泥泞的斑点,一边是个急剧下降到小溪的斜坡,另一边是我前面谈到的大大的褪色的塑料船。

游乐场的中心是由轮胎堆起来的,一个小女孩正在和她的朋友们把轮胎从轮胎山上滚下来,大叫着把它丢到小溪里。

一个角落里,有几个小男孩在铁皮桶里点火,火光打在他们因兴奋而变得通红的脸上,似乎这样他们就感受不到深秋的潮湿和寒冷。

不远处,两个男孩在一堆脏兮兮的床垫上玩得正嗨——床垫成了一张完美的蹦床。在操场的另一端,十几个熊孩子在一堆木头堆上爬上爬下。

这里没有其他游乐场里常见的措施:没有给婴儿特制的橡胶秋千,黄色的跷跷板上也没有防止跌落的压载物。但是有些磨损的绳子在风中摆动着,如果你能荡得够远,你可以利用这些绳子跨越小溪,但如果不够远,你就掉到小溪里了。



世界没有更危险

家长却更忧虑

看到这里,估计很多父母会忍不住惊呼:这太疯狂了!但设计师Allen认为,不必大惊小怪,“父母应该鼓励孩子们去独自征服一些看似危险的事情,但是现在的家长们明显保护过度了。”

Allen说,现在的游乐场大多是“沥青广场一样的”或者 用“几件机械设备”来设计游戏场地。在这样“保护到位”的游乐场里,孩子们的一举一动都在父母的监督之下。他们不能随意攀爬,创造出自己想搭造的东西。

但在土地游乐场,孩子可以到处撒野,可以把轮胎滚进小溪,可以把小石头丢进火堆里。如果一个10岁的孩子在美国的游乐场点燃了火,就会有人打电话报警。但在土地游乐场,孩子们点火是被允许的。

实际上,土地游乐场有很多受过专业训练的“游戏工作者”,他们密切关注孩子的活动但不会干涉太多。Claire Griffiths 是游乐场的管理员,他把自己的工作描述为“有目的的游荡”。他们几乎从不阻止孩子们做什么,但他们总是在附近,等待着可能发生的事故,从而保证孩子们的安全。

实际上,现在的家长们不止在游乐场上过度保护,生活中更是如此。以我们家为例,我常常感慨,现在孩子童年的成长方式,和我们那个年代太不一样了。

我妈妈年轻时没有很多工作,但她也没有花大量的时间和我在一起。她没有帮我安排聚会,也没送我去上游泳课,或者让我去学习音乐。平时她就是希望我能放学后按时回来吃饭,周末我几乎很少看到她。

但当我有了孩子以后,我几乎每个周六都是这样度过的:带他们中的一个去看足球比赛,带另一个去看戏剧节目,带第三个去朋友家,或者只是跟他们一起在家里闲逛。在我女儿十岁的时候,我丈夫突然意识到,到目前为止,她不在成年人看管范围内的情况都不超过10分钟,10年不到10分钟。

在70年代的英国,家长送三年级的孩子上学,禁止孩子在街上玩球,都会被认为是偏执狂的行为。但到今天,让你的孩子只在你的膝盖上滑滑梯都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事了。

曾经有学者在城市、郊区和英国农村地区进行了一个关于“孩子独立性”的研究,表明在1971年,80%的三年级孩子都是一个人上学。到了1990,这一情况下降到9%,现在甚至更低。

当你问父母为什么他们比他们的父母更想保护孩子的时候,他们可能会回答说,世界比他们长大时更危险。但其实这不是真的,或者至少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例如,现在父母经常告诉他们的孩子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但所有可用的证据都表明,孩子们和父母这一代人一样,被陌生人绑架的可能性很小。

也许真正的问题是,这些恐惧是如何对我们产生这样的影响的?当我们屈服于这种恐惧时,我们的孩子失去了什么,得到了什么?

他们像大人一样说话

却从未建立起独立和自信

家长对孩子的过度保护逐渐蔓延,引发了很多心理学家的担忧。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挪威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游乐场达到一定的安全标准。

Ellen Sandseter,特隆赫姆的莫德王后大学的幼儿教育方面的教授,在这项法律通过时,刚刚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她亲眼看到一个又一个在她家附近的操场变成了无菌,却无聊的地方。

她开始对挪威的儿童游乐场进行观察,并对那里的孩子进行访谈。2011年,她在论文《从进化论的角度看儿童冒险:惊险经历的反恐怖影响》中发表了她的研究结果,她总结说:

“体验刺激和危险带来的快感是孩子的一种生理需要,但这并不意味着要让孩子去做一些真正危险的事情,而是那些让孩子们觉得冒险的事情。这些事情让他们觉得害怕,也能让他们学会如何克服恐惧。”

在研究里,Sandsete列举了六项对于孩子来说有冒险意味但不会威胁到孩子人身安全的游戏:

  • 高度的探索:鸟瞰世界,足以唤起恐惧的感觉;



  • 使用危险的工具:比如用锋利的剪刀或刀子,或重锤等。起初孩子会表现得似乎无法控制,但这是他们必须要学会使用的工具;



  • 尝试认识危险的事物:带孩子靠近巨大的水体,或靠近火,让孩子们知道这些事物有危险;



  • 打闹或者摔跤游戏:这样能让孩子学会抵抗侵略性攻击以及谈判与合作;



  • 速度性运动:快速骑自行车或滑雪;



  • 自行探索。

Sandseter认为,儿童具有冒险的天性,学会管理恐惧,是成长一个重要的过程。而通过进行冒险性游戏,孩子们有效地接受了一种“暴露疗法”——他们强迫自己去做自己害怕的事情,来克服他们的恐惧。如果他们从来不曾经历这个过程,恐惧有可能会恶化成恐惧症。

“我们努力保护孩子不受到一些小的伤害,”Sandseter写道,“这恰恰有可能导致更可怕的儿童精神疾病。”她引用的一项研究显示,那些5到9岁之间曾从高处坠落受伤的孩子们,在18岁的时候更不容易害怕高处。

波士顿学院的心理学家Peter Gray也指出,现在千禧一代们普遍存在抑郁、自恋和情感共鸣下降等心理问题,很大一部分和他们童年缺乏冒险性游戏有关。家长们过度的爱护和关心,让孩子们失去了大量成长的空间,和独立思考的机会。

心理学家Hart在他的研究中更提到,孩子们正是在不断的社会实践甚至是冒险中,逐渐学会独立的。在以前,孩子们会独自穿过街道,进入商店,甚至有些孩子会尝试去做一些派报纸、送牛奶等简单的兼职工作。他们的自豪感集中在能力和独立性上,随着他们逐渐掌握了去年还不知道该如何做的事情的时候,他们变得越来越独立。

但是现在,很多中产阶级的孩子,都会跳过这些重要的事情。他们在家长无微不至的陪伴下度过了大量的时光,他们变得善于模仿成年人的习惯,所以他们能像大人一样说话和思考,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建立起真正的独立和自信心。

适度放手

孩子是天生的冒险家

在英国,家长们对于孩子人身安全的偏执已经开始有所缓和。英国的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最近发布的一份声明说:

“要确保我们对孩子健康和安全的关心,不会导致一个无菌的环境,因为这样的环境对于孩子来说缺乏挑战,会限制他们的学习范围,影响他们能力的发展。”

与此同时,威尔士政府明确采取了一种策略,激励孩子们去独立进行游戏,而不是在书本前学习,并鼓励年幼的孩子去土地游乐场一样的地方冒险。

美国是否会跟随英国的脚步很难说,但有一些迹象已经出现:美国人对欧洲风格的“森林幼儿园”越来越感兴趣,在那里,孩子能在自然中有更多的自由探索。

最近,在华盛顿特区,一个叫做Beauvoir的私立学校里终于有了第一个激动人心的游乐场。这个游乐场有一个高空索道和一些供攀爬的设施,孩子都觉得不敢相信。

我询问了在这个游乐场工作的人,问他们学校董事会不会因为安全问题而推迟开放。他说,董事会关心安全,但更希望有一个能令孩子们感到兴奋的游乐场。

但是,要改变这种“过度保护”的局面,真正的转变必须来自父母。“避免重大危险”和“每个决定都以孩子的安全为主要目标”是有根本区别的,我们不能再为孩子创造完美的环境了,因为孩子本可以创造完美的自己。我们要相信“万一”是一种有害的错觉,会让我们每一次都产生恐慌。

回到土地游乐场,我看到儿子Gideon正在和一个小伙伴Christian把一个灰色垃圾箱推到通往小溪的斜坡上。我一向是比较“放任自流”的家长,但看到这种场景还是有点心颤。坡度很陡,他们有可能会掉进小溪里。太阳慢慢下山了,溪水开始变凉,而我没有给Gideon带任何可以替换的衣服。

我悄悄地走近,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Christian:“你可能会掉到小溪里去。”

Gideon:“我知道。”

Christian已经教会Gideon如何爬到最高的滑梯秋千上,如何想办法荡绳子过去。他对Gideon 说,“我会轻轻推你,好吗?”

“好。我准备好了!走你!”Gideon回应说。

我看着他滑下去,掉进浅浅的小溪里。在我的印象中,Gideon对水很挑剔。他甚至讨厌在刷牙的时候有水溅在袖子上。

他有没有受伤?他会哭吗?溪水这么冷,他会着凉吗?我有点小后悔,并开始盘算着怎么给他弄一件新衣服。

但是Gideon只是笑着从水里站起来,笑着大叫着跟Christian说,“你看,我湿透了!”然后他们兴奋地冲上岸拿了一些锤子,要继续去建一个新的堡垒。

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真正的恐慌和担心往往来自于我们过度保护的内心。当我们克服自身的恐惧,放手让孩子去闯荡,会发现他们其实是天生的冒险家。

少年商学院微信相关文章

《唯有运动塑造出孩子完整人格》

《请让孩子做些“危险”的事》

《这两门课,打死我也不敢开!》

《这种品质比天赋智商更重要》

《哈佛今年都录取了怎样的学生》



郑州学生撞宝马车留道歉信 车主送万元助其学业新密学生撞宝马车留道歉信

郑州学生撞宝马车留道歉信 车主送万元助其学业宝马车主致新密诚实学生:"小孩别担心,撞坏的车已修好"


学生撞宝马后留道歉信 车主寻肇事学生欲资助

河南省郑州市新密市一名学生,骑车不慎撞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宝马车,导致宝马车的倒车镜损坏,车身多处划伤。肇事后,该学生给车主写了一封道歉信,然后用道歉信包着寒假打工挣来的300多元现金,粘在宝马车左前门的把手内侧。

第二天,宝马车主薛先生来开车时,发现道歉信和钱后,被该学生的诚实和敢于承担责任的行为深深打动,产生了想资助该学生的念头。2月8日,薛先生找到新密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希望民警帮忙寻找“交通肇事逃逸者”,将钱还给对方。

李天奕 本文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作者:李岚 责任编辑:黄家第_NNB6466
分享到:
跟贴 0
参与 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遭越南边防殴打游客未婚妻:被索3次小费 都给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新闻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